現在位置: 首頁 >  準爸爸
>
隔著肚皮的父愛
  用我所有的記憶去尋找,當父親,真是件「高難度」的工作,甚於母親;別人或許未必,至少我從小的印象即是這樣。

  於是乎,三十四年後的這一天,確知妻懷孕開始,我便試圖把那模糊、飄忽、「戲份」不多的父親角色畫定下來,才愈發肯定,在我的腦海中,最快到五、六歲,父親方始姍姍遲現,真箇好不容易!

編劇階段就多參與
  但我可不喜歡「主角」是自己的寶貝孩子,我卻蹺腳閒坐在觀眾席裡旁觀劇情好一大段;那種滋味,別的父親受得了,我一百個不願意;我甚至希望在編劇階段便多樣參與;父親在孩子未來的記憶中,再不是突然「跳」出來的,而是自始即形影不離,或聲氣相隨。

  上一代父親,嚴肅、帶一點神祕,身段矜持的感覺,在我是「雖不滿意,但可接受」,也可以體諒的一種結果,只是,我得改寫他,照著自己感動的模樣去修正。

  然而,第一步,我就發現,怎麼這麼難著力呢?

  女人有孕,不僅有各種孕徵上身,且與孩子分秒水乳交融似地在一起,臉上更有浮染春風的幸福,那是不用說,不用揣摩,再自然不過便很能「入戲」的意味。

  可是父親呢?

隔著肚皮的父愛
  初始,妻的肚子平靜如昔,理知上明白有個生命在她腹腔裡最溫暖、設備最好的「子宮」中孕養著;感知上,對於既無經驗,又被一層肚皮隔著的準父親,真是不免有被摒棄在一邊的感覺;我知道不少男人會是順水推舟、高興地說︰「那正好,我還可以喘口氣,多去做點別的事。」但我,則是難堪好似遭導演宣佈說︰「你還有九個半月沒戲可演,要去做什麼隨你!」

  幸好,我堅信,祇是隔著一層肚皮,應不礙事;我有豐富的想像力,我有愛唱歌,愛說話的一副嗓子,我有一雙溫暖的手,父子交通,貴在感覺,美在那心電一瞬!更者,雖我那時尚未受洗,天父卻先透過一本「為未出生的孩子禱告」的書讓我曉得「禱告」之妙;實則,有過禱告經驗的人都能很容易地指出,人可以藉著「禱告與上帝說話,上帝更賜給人,以禱告串結起父子母女的心,不受任何形式的時空阻隔,因此,何況胎孕其間區區一層肚皮。


◎本文節錄自《24小時奶爸妻兒寶》,江兒著,信誼基金出版社,2000年7月。
{{adlist[currentindex].SubTitle}}
{{adlist[currentindex].Introduction}} more
{{adlist[currentindex].Title}}
{{adlist[currentindex].Introduction}}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