現在位置: 首頁 >  準爸爸
>
產婦加油!─談陪產者的角色
  從待產室中傳出產婦陣痛的呻吟聲,拉開簾子,我看到的是無助的產婦和坐立難安的丈夫。監測的儀器顯示,產婦已經有規則且相當強度的子宮收縮。產婦的額頭上冒著汗,在室溫不高的空調之下,漲紅的臉已痛得近乎扭曲,每一次的陣痛,她以呻吟代表無言的抗議。先生一見我走近,馬上安慰產婦:「不要緊,護士小姐來看我們了。」產婦稍平靜了一會兒,不久後,由她的肢體語言告訴我:「陣痛又開始了!」

  每個人對於從未有過或者無法掌握的經驗會感到害怕,甚至是失控。於是,我握著產婦的手,語態堅定地說:「來,看著我,跟著我吸口氣--很好,慢慢地把氣吐出來。」產婦試圖配合我的慢步調作深呼吸,雙眼緊閉,陣痛尚未結束。

  當我重複再次教她練習,產婦這次抓到訣竅,神情也顯得較為鎮靜,先生在一旁也跟著說:「對!深呼吸、深呼吸。」陣痛過了,產婦略帶歉意地對我說:「對不起,我真的很痛。」我微笑地看著產婦,建議她:「距離生產這段時間,必須學習放鬆自己,以深呼吸的方式來渡過每次陣痛。」產婦的丈夫說:「小姐,請妳不要離開,在這邊教我太太深呼吸?」我對先生說:「先生,請你代替我握著太太的手,在她覺得痛時,引導她放鬆肌肉,慢慢地吸氣、吐氣。我想,對於太太而言,她更需要你的幫忙。」他聽了,認真地陪著產婦經歷隨後而來的不適。

  大部份家屬認為在醫院中,醫護人員能提供最佳的照護,事實上,最完整的照顧者源於家屬。除了專業醫療行為外,家屬可執行經由醫護人員正確、簡單指導的照顧技巧,家屬執行的成效往往超出預期結果,因為其中多了一份醫護人員所缺乏的親密互動,同時也不會讓家屬無所適從,只會在一旁乾著急、不知所措。

  常見待產室中站了數位產婦的親友,熱心地討論產婦的產程,反見躺在床上的待產婦只是鎖眉不語。站在產婦的立場,我們會希望留在她身旁的是一、二位親近的家屬,因為她真正需要的是實際的支持。

資料來源:長庚醫院婦產科
{{adlist[currentindex].SubTitle}}
{{adlist[currentindex].Introduction}} more
{{adlist[currentindex].Title}}
{{adlist[currentindex].Introduction}}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