現在位置: 首頁 >  眼部問題
>
大人小孩瘋著色,危險在哪裡?
近兩年,一股標榜著療癒系的大人著色畫風潮,可說是席捲全世界。某本來自蘇格蘭插畫家所創作的96張著色線稿書,已在全世界銷售超過140萬冊。台灣在韓國偶像劇、社群網站與部落客的推波助瀾之下,也帶動了各家著色書與畫筆的熱銷;知名女主持人受訪時不僅大推著色活動,還強調因為兩個孩子也搶著畫,所以也影印給孩子著色。究竟,目前流行的著色活動,真的大人、小孩都適合嗎?

報導/陳幸伶 攝影/童永淞
諮詢/審稿
陸雅青︱ 台北市立大學視覺藝術系暨藝術治療碩士學位學程教授
台灣藝術治療學會創會理事長
陳柏良︱ 皓明眼科診所院長、中山醫院特約主治醫師

網友為何迷上著色本?

根據近期東方線上消費者調研集團結合國內最大的OpView雲端社群口碑平台,從2015年6-8月涵蓋新聞網站、部落格、社群網站及討論區中600則著色主題留言統計報告﹙注﹚中可發現,網友們多認為近期爆紅的著色活動具有以下功能:

著色本提供有輪廓的創作空間,降低創作門檻卻又保有創作自由。
著色本可解決打電玩或追劇活動長期對眼睛造成的負面影響。
著色本可讓身心暫時離開壓力源。
完成著色上傳至社群網站,可滿足分享、互動與展現自我的欲望。

雖然網友們一面倒地推薦著色書,但從眼科醫師與藝術治療專家的角度來看,仍有許多待商榷之處,需要停下來想一想。

危險一:孩子著色過多,可能限制創意

專精於視覺藝術與藝術治療的陸雅青教授指出,當孩子看見大人著色本畫不停﹙與習慣滑手機行為類似﹚,為了投大人所好,自然也會吵著想畫大人的著色本,但並不合適。在藝術治療上,會提供合適的兒童著色本給有特殊需求的孩子﹙如﹕ADHD、亞斯伯格症﹚,以改善專注力或強化運動小肌肉的誘因,但從藝術教育的概念來看,不建議一般孩子畫過多著色畫,因為可能讓思考與行為受限,變得不易跳出框線、缺少創意。

危險二:著色節奏太急促,易增加視覺壓力

有豐富藝術治療臨床經驗的陸雅青教授表示,藝術活動是一種「很個人」的心理歷程活動。著色時,畫者必須不斷地做選擇,比如:決定從哪裡開始畫、何時結束、思考自己的配色原則或選擇忽略細節圖案,直接大塊面的上色;著色時,重複的筆觸會帶來節奏,筆觸也正是身體動作的延伸,所以著色可幫助身心找到當下的節奏。不過,若與拿著大筆揮灑線條時的節奏相比,當著色畫的空間過小,節奏會變得急而短促,會需要更多的專注、手眼協調與控制,一旦眼睛承受過大的壓力,身心就不見得能放鬆。

危險三:易導致視力問題、誘發頭痛

迷上著色後,媽媽一定常覺得眼睛容易酸澀、疲勞,頭痛的機率也變高了。陳柏良醫師指出,那是因為眼部的睫狀肌長時間處於收縮狀態,當要看遠處時無法放鬆所造成的;其實不論大人或小孩,只要用眼的活動符合?近距離?長時間?字體或圖樣過小?光線不足,以上任一檢核點,就容易造成視力不良。

大人若持續近距離用眼,通常不超過一週,一定會明顯出現不適感,甚至導致頭痛;孩子睫狀肌的收縮彈性儘管優於大人5?6倍,當長時間著色時,眼睛的不適感雖不如大人明顯,但副作用將會出現在突增的近視度數上。陳柏良醫師認為著色活動符合至少3個傷眼檢核點,其實比花相同時間下盯著大螢幕追韓劇或日劇還傷眼睛。

最夯的著色本,不見得適合所有人

陸雅青教授認為,每個人選擇某本著色本上色時,都會與「當下的自我」有連結。在藝術治療裡,精細的類格子圖案通常投射出作畫者內在的壓力與控制感。這些目前流行的著色本,圖案多是非常細瑣繁複的,也許剛好適合「某一些」大人紓壓,但是不見得適合每個人。

她提醒爸媽,人如果無法覺察自己的需求,盲目地跟著別人走,會非常辛苦,因為每個人的生命故事不同,畫畫時被觸動的念頭也不同。如果著色後覺得焦慮感仍在,並沒有改善,建議應進一步尋求專業協助。

本文出自《學前教育數位雜誌》